1

你能否叫醒一个正在装睡的人?

鲁迅先生曾写过这样一段话:“假如一间铁屋子,没有窗户,无法摧毁,里面许多熟睡的人快要闷死了。他们从昏睡到死亡,感觉不到死亡的痛苦。这时候你呐喊起来,惊醒了几个较为清醒的人,使得他们感受到死亡的痛苦。这样做对吗?”

第一类是装睡的人。他们会觉得,你好傻啊。大家都在昏睡,大家都不急,你着急什么?也会有很少一部分昏睡的人清醒过来,他们真的创造出一扇窗,改变了铁屋子。

第二类是恼怒的人。他们会抗议,因为你打扰他们的昏睡。他们开始愤慨,开始挖你的陈年旧事,并且不吝以最恶毒的心思来揣测你呐喊的动机。至于铁屋子么,他们认为总会有窗子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

2

铁屋子就像是《穹顶之下》的雾霾。人们在里面昏睡,咳嗽,肺炎,肺癌,死亡率上升。

面对雾霾,人人都在接触它,人们最多只能戴上口罩保护自己,但从未想过去改变它——直到一个婴儿被检测出肿瘤,以及一个母亲向雾霾的宣战。

柴静,就是这个母亲,以及在铁屋子里呐喊的那个人。

不是柴静有多大的能量,也不是她背后有多少力量支撑,而在于铁屋子太安静了,呐喊的人太少,以至于一个母亲的声音足以唤醒数十万、数百万昏睡的民众。

《穹顶之下》被大量转发;12369环保热线咨询量骤增;“自然之友”民间环保组织网站瘫痪;“污染地图”APP打不开;新上任的环保局长希望感谢柴静……这都是被柴静惊醒的人。

柴静的《穹顶之下》正在改变雾霾。

会有更多的人关注环保,会有更多的人带着口罩出门,会有更多的私家车加装过滤系统,当你看到饭馆油烟,卡车黑烟,无遮挡的工地粉堆,你会从无动于衷,变得开始行使自己的权利与义务。

3

从今天起,我也会关注环保,也会提醒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这么做。我的公民意识正在觉醒。

在此之前,我也是一个昏睡的人,除了为生存而打拼以外,我不认为自己具有任何权利与义务,如果有,那也只是针对我的家人、朋友、同事与自己,那也只是停留在饭桌上、吹牛中,席散人散。

我身边随处可见这样的人。我们只关心自己和亲朋,我们只关心昨天和今天,我们只会抱怨和逃离。对于那些铁屋子,寻找窗户不是我们的事。或者说,移民是更好的选择,移民到一个有窗户的地方,蓝天、白云、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

以往,昏睡的人比清醒的人多,享受成果比创新创造的人多。而今天,这一现象正在发生变化,有大量的人被雾霾惊醒,只有少数的人无动于衷;有更多的年轻人选择去创业,而不愿意干一份一眼看到老的工作。

中国的公民意识正在觉醒,大量装睡的人被叫醒。

4

昏睡的人,越来越多的清醒过来,尝试去改变,还有一类恼怒的人却沦落为“砍柴党”。他们津津乐道柴静的烟民身份,大排量汽车,以及女儿的美国国籍,却看不到眼前的雾霾。

对此据说是来自曼德拉的话就是最好回应:

“我们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我们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我们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还可以扭曲如蛆虫。”

5

《穹顶之下》不仅改变的是雾霾,也许是一系列改变的开始。

除了雾霾之外,《穹顶之下》提及的垄断、房地产、企业转型,这是一个又一个的铁屋子。我们能看到,却熟视无睹;我们在里面昏睡直至死亡,等待一个呐喊的人去惊醒。

能源以及能源以外的行业,能否打破垄断?身为百万民营企业的一员,你想不想要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身为千万寒门学子的一员,你想不想要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

房地产的价格还要高到什么程度,城镇化建设还要扩张到什么地步。为什么一个勤奋、上进的年轻人,依靠自己双手打拼得来的合法收入,却换不来一套体面的住宅?一对想要结婚的恋人,为什么要依靠父母的帮助,才能建立起一座爱巢?

那些生产垃圾食品的企业,哪些贩卖地沟油的作坊,哪些生产过剩的企业,他们为什么不创新,不改变?

还有更多穹顶所没提到的铁屋子。

6

你能否叫醒一个正在装睡的人?

会不会有更多的人呐喊,叫醒一个又一个铁屋里装睡的人?

一定会。他们已经醒来,只是等待一个声音。

尝试容纳文艺与科技。作者张小湖,微信号:494265541,微信公众号zhang-xiaohu 若喜欢,请加我好友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