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首发“腾讯开放平台,IDopen-qq”。

董明珠有次见到王自如说:《我是创始人》第二季,你一定要来。

董明珠是《我是创始人》第一季中王自如的前浪队导师。王自如加入的太晚,刚摸清这档商战夹杂着人性的创业真人秀节目,就迎来了最后的大结局。所幸,王自如足够灵活,把自己定位成一名“军师”,给“村长”李海川出谋划策,在浙江卫视上好好的秀了一把智商和谋略。

《我是创始人》节目组在2017创始人盛典”上给王自如的颁奖词是:“对决场上审时度势,幕后军师掌控大局。好口才,强策略,比苏秦,似诸葛”。

“比苏秦,似诸葛。”这是一句评价极高的赞誉之词。苏秦提出“合纵连横”策略,联合六国抗秦,差点改变了历史走向;在《我是创始人》第11集中的“村长大作战”,王自如同样担任的是这样一个谋士的职位,该拉拢谁,该对抗谁,中间派是谁,他分析的头头是道。

诸葛孔明更不用说。论智慧谋略,论忠君爱国,无人能出其右。但王自如偏偏不喜欢这位一代明相。他在北京氪空间2楼的会议室里点燃一支烟,深深的抽了一口:“我最近回看‘三国’,对诸葛亮的看法有所升华。”

所谓的“升华”,其实就是委婉的批判。

王自如认为,诸葛亮有三点不足:识人能力不行,失街亭看错了马谡;管理能力不行,事必躬亲累个半死;谨慎有余而魄力不足,六出祁山无功而返。与诸葛亮相比,曹操和孙权反而可圈可点。

曹操在战术层面可能不如诸葛亮,但战略层面却毫不逊色。“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个机会只有曹操把握住了。从校尉到枭雄,没有格局加执行力,就做不成曹操。

再看孙权。从周瑜到鲁肃,从吕蒙到陆逊,无一不是顶梁之才。孙权知人善用,是位好伯乐。正所谓“龙于中宫,而决胜于千里马之外。可以不知兵,但不可以不知人。”天子坐在屋子里,就知道天下发生了什么事,还能打胜仗,就是能用人。

王自如想做孙权,更想做曹操,就是不想做诸葛亮。

换句话说,2016年之前,王自如其实就是诸葛亮,拍视频,做网红IP,能说会道,冲在公司最前面,ZEALER发展最好的时候,200多号人,几条视频线同时开拍。每次公司例会,王自如面对着会议室里满满当当的人,表面的热闹喧嚣背后,内心却莫名的惶惶不安。

再后来,ZEALER调整业务、精简团队,2017年的王自如却再也不愿意跟一屋子的人开会了。取而代之的是,王自如选择跟三个核心业务团队的负责人开会。

知人、善任,不只追求个体的成功,而更多关注组织的成功。王自如变成了孙权。

掌控

“公司需要向MCN升级。”王自如说这句话的时候,员工刚给他叫了外卖以及羊肉串,王自如去掉烤串中间那块肥肉,一边吃,一边谈MCN

所谓MCN,英文全称Multi-channel Networks,是指“有能力和资源帮助内容生产者的公司”。通俗意义上讲,就是网红经纪公司,或者内容创业者的孵化平台。ZEALERMCN,又称ZEALER X”,是想汇聚泛科技视频内容和原创作者,打造科技生活方式第一平台。

这件事,几年前搜狐新闻客户端和优酷自频道干过,现今的头条号、企鹅号、大鱼号都在做类似的事。如果说平台做MCN是为了生态,那么CPContentProvider,即内容提供商)们做MCN则是为了内容本身。

马东在面试青腾大学时说,“做优质的内容,和做一个优质的内容公司是两码事,也是我们内心最大的困扰。”《奇葩说》火了,如何让《奇葩说》一直火下去甚至产生更多的《奇葩说》?所以马东离开了爱奇艺自己创业。都是《奇葩说》,但一个是 “内容产品”,一个是“内容公司”。

同样的咪蒙,公众号文章天天在朋友圈刷屏,却仍旧要办文学大赛。文学大赛这顶红盖头下面,同样也是希望成为MCN,发现或培养更多的“咪蒙”。

王自如的MCN不外如是。“ZEALER X”有3个关键点:1、用科技+的方式重新定义泛科技,例如科技+艺术、科技+时尚、科技+音乐等等;2、以“投资”、“签约”、“入驻”三种合作模式整合CP资源;3、成为一家内容科技公司,让ZEALER成为科技文化的代名词。

王自如需要ZEALER X”,就像曹操需要“挟天子以令诸侯”。王自如并不甘心只做CP,就像曹操不甘心只做一个校尉。

王自如的打法是,让ZEALER保持头部地位,专注消费电子、汽车和智能家居这三个品类。而ZEALER X则专注泛科技领域。比方说,机械键盘这个小品类,全国也有百万忠实粉丝,ZEALER能做吗?自己做太重,2016年就是走了这个弯路;不做失掉这块市场,于是就让ZEALER X做。ZEALER提供发行与商务,同时还贡献自己的内容制作方法论。

为了强化自身的头部地位,ZEALER还和全球科技明星Unbox Therapy(在Youtube800多万粉丝,累计播放量达到13亿)签约,负责其在中国的独家发行、社交运营和商业化。

还剩下一些不愿意跟ZEALER X玩的CP,王自如计划“农村包围城市”。先签腰部和底部的CP,再撬动头部CP。就像曹操,搞不定孙权和刘备,就先统一北方再说。

ZEALER X”一开始也遭到了内部的反对。当时有好几种不同声音,有人建议其它发展方向,也有人质疑ZEALER是否真的具备整合资源的能力。王自如并没有强制要求团队转型,而是单独抽离出一条业务线,安排两名“侦察兵”做ZEALER X。老业务与ZEALER X完全隔离,最终让效果说话。

短短2个月时间内,“ZEALER X” 投资/孵化了5CP,签约了6CP,官网入驻了10CP,涵盖消费电子、汽车、软件教程、硬件DIY等泛科技领域。外部CP签约循序渐进,内部团队逐渐统一认识。王自如说:从来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刻。

识己

王自如在创业节目中的导师是董明珠,现实创业中的导师是雷军。一场采访下来,他提了雷军多次,提贾跃亭和罗永浩各1次,提“Unbox Therapy”和“ZEALER X100次。

这世上没有聪明人,只有年轻人。雷军说王自如:年轻人,你总是不愿意听我的。

遇到挫折之后的王自如,现在愿意听雷军的了。王自如说:“我只有躺在地上的时刻才懂(雷军这些话)”。王自如分析:越是综合能力强的人,越容易走弯路,越是喜欢大包大揽。这样的人不容易信赖别人,也不懂得知人善任。但是,一个人的成功和一个组织的成功是两码事,一个人成功只要管好自己,规律、自制、克制,比如健身、演讲等;但要带领一个组织成功,就不仅仅是克制和约束了。

就像月球的背面,它是不见阳光的。个体成功,只看一面就可以;你想组织成功,想有自转,就得两面都看。带领一个组织,做一家企业的挑战在于,既要顺人性,也要逆人性。顺人性是做产品、做业务、寻找市场机会,一定要顺从人性的贪、懒、食色性也这些东西;规模作战的时候,你必须要克制人性,克制人的惰性、自私、猜忌和意识不统一。

安迪·沃霍讲:“成功的商业是最好的艺术”,艺术的一面就体现在人性上。

雷军还说过一句话: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王自如的理解是,自己远远不如孙权和曹操,尤其不如刘备,是因为很难做到成为“一只猪”。所谓风口上的“猪”,关键不在风口,在于成为一只猪。雷军告诉王自如:要用你能看懂的人,看不懂就不要用。王自如用了2年时间才明白这个道理:“如果我是一只猪,当时听了就做了,是不是后来就不会犯错了?”

王自如以“科技网红”身份参加一些活动时,出场费并不低。但只要对ZEALER有利,免费、舟车劳顿也得去。王自如调侃自己说:我从“过气网红“,现在转型青年企业家。

王自如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战斗值一千的人,只有才能够带动这种战斗值一百的人。就像现在ZEALER X签约泛科技的CP,自己首先得成为赵本山,才能培养出小沈阳。

作者微信公众号:wenyixiao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