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把我的爱情留学经历发表在社区,献给我的挚爱,她就像星辰一样在夜空永恒不灭,照亮我爱的勇气与生的力量,也献给所有那些珍惜爱情、珍惜生命的留学生

亲爱的星星:

    我在想,如果当初我没有欺骗你,或者说如果我没有出国留学,再或者说如果留学不选美国,或者墨西哥和美国没有爆发甲型H1N1流感,那么也许我永远都无法和你在一起。

    虽然现在你和我都带着大大的16层防护口罩,每天不断的开窗通风、洗手、吃药、量体温,但这仍然是这些年我所度过的最美好的日子。试问,有谁会带着口罩接吻呢?有谁在拥抱对方时都会觉得是最后一次拥抱那么的珍爱对方?有谁在享受甜蜜的爱情时候,会想着这是生命的最后时光般那么珍惜?

    我想说,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还记得当初刚认识你那会,你总是对我不冷不热,而我也同样的对待你,有时候我们像是最好的朋友,有时候却又势同水火。不知道其它刚刚相恋、但又未曾表白的人们是否也如我们一般小心翼翼、充满期待、辗转反思呢?

    显然,对爱情过高的期望和过于小心让我们差点就失去了彼此。经过那次无心的欺骗后,足足有半年都没有联系你。当时你开玩笑说想去法国巴黎学建筑设计,我就说父母已经安排我去美国的亲戚那里求学,我有一个叔叔在洛杉矶从事电影拍摄相关的工作。你问我,“能否不去?”我大笑着回绝你:“当然不能,家里已经给我办理好了签证。”

    其实我是欺骗你,叔叔的事是真的,但出国的事根本就不曾提过。每当我看到你紧张、不舍的表情时,我就能充分的感受到你对我的爱,因此我一次次的拒绝你的挽留,伤害你的心,我每次都想告诉你事情的真相,但最终又一次次纵容自己的恶劣,如饥似渴的感受着你的担心、你的不舍和你的爱。最终,这个欺骗也给我带来了惨痛的代价,你终于忍受不了我即将离开的痛苦,而选择从我的生活中彻底消失。

    你的电话24小时关机。所有你可能去的地方、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都没有你的踪迹。你所有的朋友、同学都不知道你和家人的音训,有人说你生了大病,父母在照顾你;有人说你们一家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修养。

    在没有你的音训的日子,我发疯般的折磨自己,白天上课走神,晚上无法安眠,我常常坐着坐着就忽然睡着,然后又突然醒来,看看闹钟才不过凌晨一、两点钟。有时候,一晚上我能醒过来好几回,那黑沉沉的天花板就像是一个带着旋涡的黑洞,将我的所有精神都吸了进去。

    半年后,我真的登上了去美国的航班,没有你之后,这里的生活对我已经没有任何“生的意义”,我决定去另外的世界里看看,就在这时,你的电话打了过来。

    你还是那句话:“能否不去?”

    我的眼泪,在半年的等待和苦闷中喷涌而出,但我却悄悄的不让你听见,我心中已经说了一万遍,我不去,当然不去,你在哪,我已经找你了半年,我马上就去找你!

    可是从嘴里发出的却是冷漠的、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不能。除非我爱着的那个女孩对我说,她爱我。”鬼知道这是什么心理,难道是因为我们在一起从未表达过对对方的爱吗?难道是为了半年的苦苦寻找和等待想要得到你的回报吗?

    这一次,我又错做了,而且错得很离谱。我等了你很久,没有听到我想听到的那三个字,我失望的做出了这辈子最愚蠢的一件事,走上了去美国的班机。

 

2

从下飞机开始,一直到叔叔接我,到达他位于洛杉矶市文图拉区装修精美的房子,叔叔在这里有2套房子,在求学期间,我将独立拥有其中之一。这座房子拥有洁白的外墙,高高的烟囱,石子铺就的小路,还有一个小花园,像是童话王国里的小庄园。但我对这美好的一切没有任何感觉,一路上都恍恍惚惚,仿佛走在棉花上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而思路也飘在天上不知道想什么。还好父母事先给叔叔说了我的情况,他也就见怪不怪。

    叔叔凭借他在美国的关系为我联系了一家当地和很好的电影学院,当然我自己也非常爱好电影。在我求学的过程中,我发现每一部电影都有你的身影,或者是气质相仿,或者是神似,我甚至琢磨着要拍出一部和你有关的伟大的电影当作自己的毕业作品,这些都短暂的安慰了我空虚的心灵。但是好景不长,2009年4月,墨西哥爆发了甲型H1N1流感,作为邻近国家的美国,短短时间内已经成为全世界感染流感人数最多的国家,我们地区也是流感比较严重的地方之一。

    是命运的安排吗?我不知道,本地的人们喜欢说,这是上帝的指引,在指引人们回家,而生于和生活在中国的我却不相信基督,我只信赖自己、自己的亲人和爱人。所以,当我感到自己的头昏昏沉沉、开始咳嗽和流涕时,就拿起体温计为自己测量。然后第一时间给家里打了电话,给你发了QQ留言。

    我对家人说了很多话:“我很好,请他们一定要注意身体,不要去人多聚集的地方,要勤洗手,注意休息,增加抵抗力……”而我只对你说了一个数字:“38度,医院已确诊。”

    美国的医院条件很好,绝大多数的美国人都可以享受医保,而且无论是药品还是器械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生和护士的服务态度也都很好,好得你无可挑剔。而因为太好,唯一不足的就是人满为患,即使没有生病的人也喜欢到医院定期做个检查,如果生了严重的病更要提前许久就预约。

    我选择了保守治疗,买了许多药之后就回家躲着,想着自己的生命还能走多远,因为至今也没有世界公认的特效药来治疗甲型H1N1流感,我只能吃一些达菲或者其他感冒药来治疗。我想大多数人都是幸运的,新闻上每天都在播报又有多少例甲流康复出院。

    回家不久,叔叔就来看我,送走他之后我就继续吃药,这时忽然响起了门铃声,叔叔不是刚走不久吗,怎么又回来了?我带着口罩跑去开门,却看到耀眼的太阳和耀眼的你。我清晰的记得当时你着一身白色亮丽的长裙,像天使般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你的面孔和太阳光芒一样明亮耀眼,我愣了很久,不知道是感受太阳的温暖还是你的温暖。

3

 “你打算让我在这里站一辈子吗?”直到听到你熟悉的声音,我才确信我没有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你得知我生病的消息后,竟然第一时间赶来。

    原来你早就办理好了签证,本来想在法国学设计的你后来改为了美国,原来你一直就在我身边,就像我对你的感情,你对我的感情,一直都被我们埋藏在心里,我们彼此都不愿意说出来。

    “我爱你!”这是你进房后坐下说的第二句话。我又一次愣在那里,仿佛被电击了一样大脑一片空白,我期待已久的话终于出现在耳边时,头脑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甲流病毒又开始短暂的发晕和恍惚。

    “其实你知道,你又何必要我说出来呢?”对于你的质问,我不知如何作答,我只记得手忙脚乱的给你拿口罩,给你拿水果,给你倒水……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最后却成了你照顾我。

    这的确是我最幸福的一段时光。记得之前,我们在一起时总是不冷不热,有时仿佛是最好的朋友,有时却忽然惹对方生气,我们之间甚至没有说过一句亲密的话,没有任何亲密的行为——哪怕是牵手这样的动作。

    而如今,我们相互热烈的表达着对对方的爱,还有尊重。我们很自然的一起下厨做饭,平等的谈话聊天,再也不会故意的去气对方、指责对方、欺骗对方,我们饭后一起手牵手散步,相互拥抱着看电影。身处美国,我们像其它美国年轻人一样大胆的在闹市中拥抱、接吻,只不过和他们不同的是,我们2个带着大大的口罩。

    2个口罩。它即是我们之间的距离,也是我们之间的爱的体现。相爱的人们是如此的渴望了解对方、渴望进入对方的心灵,想要从对方那里获得更多的安全感和爱意;而他们却往往碰壁,他们即使拥抱得再紧,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也无法了解对方,无法获得更多的爱。这是爱的悖论。

    一场流感,催化了爱情,让我和你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距离,可以从容的坦荡自己的心与爱情。这层口罩就像是物理之间的距离,让我们无法像其它恋人那样相处,但我们的心与心之间却没有了距离,我们都知道,未来谁都不能确定,我的症状一天没好,甲型H1N1流感一天没有出特效药,我们的爱情就不知道能维持到哪一天……因此,我们加倍的珍惜对方,更加热烈的爱对方和享受着爱情。

    回忆着这一切,我写下了这封最后的遗书,但这并不是悲观,我只是想告诉你:即使生命都不确定,但这仍旧是我度过的最美好的一段时间,而且,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如果我能康复,我将与你一起将把这段时光延续一生,将与你互敬、平等的相爱一辈子;如果不能,我也将我们爱情的经历记录了下来,我想要你知道,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你的光芒就像星辰一样在夜空永恒不灭,照在我灰暗的人生里,给予我爱的勇气与生的力量!

    我爱你。

                                                              于2009年11月